NOI2015滚粗记

VictorWonder posted @ 2015年7月14日 20:49 in 总结 with tags 游记 , 1775 阅读
      NOI对于我来说,一直只是个虚幻的梦。我曾经也梦想过站在最前面领奖(虽然无法想象出周围是怎样的一种情况),但我知道这只是个幻梦。生在大浙江省是悲哀的,因为浙江名校极多,强者辈出,我这个高中前从未接触过编程的菜鸟很难成长,而且我也并不是一个很勤劳的人(从我这一个多月都忘记更新blog可以看出),然而,我竟没有想到,我能够获得这样的一次机会。或许是上天的眷顾吧,在最近的几次重要比赛中,试题并不是很怪,我表现得都比较稳,虽然只是一般的成绩,但因为并没有出什么纰漏,侥幸以倒数的成绩进入了B队。然而,现在是真得就要退役了,早就开始准备了的退役感言推迟到了现在,我很意外,但也很开心。

Day -1
      明天,就要出发去学军参加NOI了,我的内心当然是激动的a,但也有极大的担心。在过去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一是因为有些懒散,二是因为基础不牢,感觉进步甚微。我估计,这可能是我在NOI系列赛事舞台上的最后一次演出了吧,我不奢望上天能够再次眷顾我,我只希望自己能够继续有稳妥的表现,加油!
 
Day 0
      运气全都花在了奇怪的地方。昨天晚上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估计都无法玩舰C了,于是作死大建了一发,结果出了大和……估计RP已经被耗光了TAT
      晚上没有睡好,先是浪到了十点十五分,我开始睡觉,然而Johnson他们还在浪……过了半个小时,他们总算是停了下来,结果没安静多久,Johnson开始用电蚊拍打蚊子,噼里啪啦的又把我给吵醒了。早上五点钟莫名其妙地醒了,被一只蚊子吵得很烦躁,蚊子绕着我飞来飞去,就连上厕所的时候都能听到嗡嗡嗡的声音,我也是醉了。
      早上六点半多点就出发去了火车站,因为柯老师生病了,这次是陈老师陪我去的。在火车上先是“被鄙视”,又睡了一会儿,最后再无聊地等了会儿,就到了杭州了,陈老师的大学同学、浙工大的一个老师来接我们,带我们去浙工大的食堂吃了一顿饭,就把我送去报道了。
      和冬令营不同,这次住得是学军的宿舍,学军的宿舍有点不爽,虽然整体看上去还是不错的,就是没有电源,手机和电脑充电都要去图书馆,然而,昨天晚上,我忘了把手机、电脑、相机和充电宝的的电充满……听说图书馆那边没有空调?另外,wifi的速度也特别慢,各种郁闷。
     下午在寝室不知道干什么,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缘故,有点头痛,于是迷迷糊糊睡了一个小时,为了节约电源,没开电脑,偶尔看一下手机,磨蹭到五点钟出发去吃饭。结果食堂还是没有开门,然后逛了逛(虽然觉得学军来了这么多次已经没有什么好逛的了),之后就去吃饭了。学军的饭菜和冬令营差不多,肉特别多,都挺好吃的,于是吃得特别饱(我的体重啊)。之后听说六点钟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会开门,于是就去拿了电脑,在外面等了好久,终于有人来开了门,我本来打算是坐省选day1坐了的位置,后来觉得这个位置正对着大门,不太好,于是和zly找了个靠里面的位置,坐下来之后才发现这个位置风扇吹不到,但此时别的位置都已经被人坐满了,只能这样了。然后左右开弓,一边充充电宝,一边充手机,虽然两个都没有充满2333。后来Claris把明天机房模拟赛的题目发给我看,结果我悲哀地发现我一道题都不会做,看来这次NOI真的是要滚粗了。
      晚上和同寝室的人扯了好久(虽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在讲),后来就安稳地睡了,只是我的位置正对着空调,感觉有点冷。
 
Day 1
      早上三四点钟的时候醒了一次,但愿没有吵到他们,后来六点半的时候又醒了一次,于是就起床了。吃完饭之后去图书馆一楼坐了会儿,这里位置只有几个但都有插座,然而我和zly都没有带电脑。之后快八点的时候,我听着外面好像有人用喇叭在说些什么,于是去了操场,发现已经开始排队了。结果就是我们在操场上站了半个多小时,浙江队人数特别多,而且他们很多人都互相认识,于是凑在一块聊天,队伍一度曾经解散,最后总算是开始拍照了。我们站在最旁边,虽然我觉得自己的身高在浙江的整体水平中是偏下的,但是一些高个儿的不愿意站上面,结果我就被推搡到倒数第二排还是倒数第三排?似乎我的身后站着一个吨位比我还大的人,一直觉得有一个巨大的富有弹性的肚子要把我挤下去TAT还好我最后还是站稳了。
      之后就是开幕式了,开幕式感觉还是老样子,先是学军校民乐团的演出,然后是各种领导讲话,杜子德讲得挺多的,还特地请了一个人上去讲(另外,我总觉得杜子德说的三月份去硅谷的事情特别熟悉)。之后是宣布NOI正是开始什么的,然后是喜闻乐见的劼讲话,本来打算将劼讲话的过程全部都录下来的,然而因为是坐在二楼(为什么浙江队老是被分配到这样的位置QAQ),距离太远了,劼的脸都拍不清楚,我就干脆懒得录了。结束后还早,我就和zly去了图书馆一楼,在那里无所事事到十一点半,结果收到了领队的电话,原来他去寝室找我们找不到(真是辛苦他了),于是我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拿来了下午笔试的密码条。之后快十二点的时候就去吃午饭了,我的手表似乎有些问题,“突然”慢了半个小时,但愿考试的时候手表准一点吧。
      接着去电子阅览室一直呆到两点钟,回了一趟宿舍放电脑,宿管员往寝室里喷了杀虫剂,刺激的味道真是不能忍受。之后就是笔试,虽然中午又背了一会儿笔试,感觉考试的时候应该还可以的吧?结果还是出了问题,倒数第二个(或者是倒数第三个?)多选题问:Noi Linux提供了哪些编程工具,我开始的时候将四个都选了,后来觉得Gedit可能不算,就去掉了,之后又感觉似乎要选,勾上后不久又去掉了,来来回回纠结了近20分钟,最后还是错了TAT之后将练习赛(其实就是去年Noi day1的前两题)给水了一下,然而虽然知道题解,这两道题还是花了我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我的代码能力相比以前确实是差了很多。因为明天考试的时候不能带手表以外的任何电子设备(我的手表似乎真的会变慢,看来是电池快没电了),所以我就抓紧时间让zly给我拍了几张照片,看起来有点傻。回到寝室之后还早,正好碰上了来串门的lyd,他看我打开了游记的文本,以为我要看小说,于是我们就开始聊起了小说和动漫,他似乎比较喜欢看日本的轻小说和漫画,然而,我对此并没有怎么涉猎,在这期间我还得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,我错的那道多选题UOJ群里“被鄙视的小程序”是有的,不过是最新版的那个程序,然而,这个版本的程序在我的电脑上运行都是乱码,所以我当初很快就将其删了QAQ。另外,我其实挺佩服lyd的,他人缘极好,跟各种大神都认识,每次见面都要互膜一下,而我只能在旁边尴尬地看着。不知不觉大概聊了两个小时左右吧(吃饭的时候我们也在聊),就该拿密码条了,中午史老师在宿舍找我结果没有找到,于是晚上我就让zly帮忙占位置,自己在寝室等,史老师却打电话来说在食堂一楼发,我跑去了食堂一楼,拿到密码条之后去了电子阅览室。
      开始的时候在群里面和机房众胡扯了几句,被黑了好多次,接着听从Claris的建议开始打模板,虽然我觉得没有什么好打的,但是Claris提到的一些模板我确实不怎么会(比如说AC自动机TAT),打了几个模板时间就差不多了,回到宿舍之后又忙活了半个多小时,总算是都搞定了,打算开始看点数学的补补脑(大雾)。
 
Day 2
      清晨的时候大概醒了两三次吧,吃完饭之后就考试了,我的包(报道的时候发的)拉链昨天就坏了,结果进场的时候,不小心就把拉链给拉下来然后就安不回去了,但愿没有人来偷东西。
      考试开始后先是略过了T1,因为感觉T1可能是神奇的图论题,然后看T2,一看这不就是道傻逼题吗?之后看了一下T3,发现只会暴搜的样子,于是又去看了T1,突然发现T1也是道傻逼题。T1的题意就是给出100000个关系,xi=xj或者是xi!=xj,让你判断这些关系是否合法。开始的时候觉得可能要用加权并查集搞一下,就开始推关系,突然发现如果a=b,b!=c,c!=d的话,那么a也不一定就和d相等,再想了一下发现,加权都不需要,先将所有能并的并到一块儿,之后看看是否存在同一块中有两个不等的关系就行了,数据范围有点大,离散一下就搞定了。因为不会打暴力,所以没有拍。T2的题意是给定一棵树(根据题面上的说明,这不可能是森林),然后支持链上查询、链上修改、子树查询、子树修改,链剖+DFS序+线段树就行了,我还是看错了,一开始的时候以为没有链上操作,样例都过不去,不过这东西也还简单,十几分钟就搞定了。之后就剩下T3了,题目要求先后从2~n里面选出一些数,要求第一次选的数和第二次选的数中任意两数都不互质,n<=500,先是打了个暴搜,大概搜了一个多小时搜出了30分的答案,打了个表就扔在那里了。之后就开始了无所事事,先是睡了半个多小时吧,还是剩下一个半小时,然后就是检查来检查去的。我看我左边的江苏爷一直辛辛苦苦地打着T3(我猜的,具体没看清楚是哪题),结果快结束的时候看他好像也交了一个都是数字的程序?右边的小哥看得我有点蛋疼,他T2调来调去,一直调到最后,还有20分钟就要结束的时候,我看他屏幕上闪过一列的AC,估计是调出来了。无聊的时候我就在那里估计,我估摸着230的人可能有200个左右,哎,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,这次的三道题,去掉T3加道T0就可以直接扔NOIP了,我总算是知道了VFK说的分不清NOIP和NOI的难度是怎样的一种感觉。
      出来后在楼梯上听毛爷爷说他AK之后还剩下一个多小时,当时我的表情是这样的(OAO),结果出来后听说学军一大波人强势AK,而且还说T3是原题!后来还听说绍一有四个爷两小时AK,我已经彻底没有表情了……中午回去寝室之后心里都还挺激动的,感觉这次应该考得挺好的,虽然AK的人挺多的,但我觉得Ag应该还是有望的吧。然而,事实给了我沉重的打击,我的T2挂了。查了一个多小时,才发现原来0号点已经被当成根节点,那么每个结点的重儿子初始不可以为0。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导致链剖变成随机剖了,自然错得厉害。
      之后就是讲题,T1是一个叫做林舒的人出的,我并不认识,再加上觉得T1并无太大意义,于是开始和旁边的lyd扯淡。中途稍稍感受了一下,觉得这个出题人真是太厉害了,竟然给这道题想出了五六种做法,让我这种不会打暴力的无比汗颜。之后就是T2,这题是杜宇飞出的,对此,我只想说一句话,胖子何苦为难胖子。这道题一共218个满分,然后还有109个40分,剩下的十几二十分的没几个,对此,我表示无奈,估计只能铁牌滚粗了。中途正牌lyd(大雾,我旁边的其实也应该是正牌lyd,但你们应该都知道我说的是谁)强黑wrs登场(大家好,我是山东省青岛第二中学王强松)。之后是罗翔宇(我应该没有记错这个名字吧)出的,然而讲题人是lydrainbowcat(这样子应该就不会混淆了)。这道题我确实不会,DP和状压都是我的弱项。听说在HihoCoder上clj似乎出过同样的题目,对此我只能表示呵呵了。
      晚上先是去看电影《模仿游戏》,据说是今年刚上映的大片,讲的是Alen Turing在二战期间破解Enigma的事情,具体剧情没有什么好说的,亮点在于Turing第一次破解出德军机密之后,有人大喊了一句“暴力出奇迹”,全场哄笑,出来之后我也听到别人的评价:“这不就是在直播A题吗?”但我觉得这部电影对自己还是有一些影响的,在看电影的过程中,我想到了很多。
      回去后不知道在做什么,本来觉得很累,九点半多点就直打瞌睡,然后同寝室的另外两位回来了,于是就开始和他们两个扯淡,结果越扯越精神,一直扯到熄灯后才睡,睡着大概都要十一点了……期间某人对陈老师表示了不满,因为陈老师的缘故,他并没能进队,我也确实觉得他的实力要比我强很多,或许更多的还是运气的缘故吧。在这期间我这能勉强应几声,一个是觉得考前黑大神并不太好,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我没有资格,因为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确实是陈老师成就了现在的我,如果今年浙江不是他出省选的话,我恐怕根本与NOI无缘,虽然现在来了NOI也只是垫底,但我还是应当要好好感谢他。
 
Day 3
      早上起来后洗漱了一下就去吃饭了,用餐券换了外带午餐(香蕉、苹果、面包和水)之后就坐车去了阿里巴巴淘宝城。其实并没有参观,只是听阿里的CTO章文嵩讲了一些阿里的发展和技术支持什么的,但是我觉得他讲的话对于我来说还不如开始的阿里宣传片吸引大。这并不是因为他讲的不好,而是因为我对于他讲的大多数内容并没有太大的了解,听完他的讲课之后,我只知道阿里确实特别强,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,收获微乎其微。期间听史老师说,昨天的比赛250分以上的有七十多个,230分以上有140多个之后,我只能表示人生无望,现在只能保铁(雾)争铜了。
      之后就是去西溪湿地,我觉得本次游西溪湿地最大的亮点在于开始时坐船,其后的集体行动并没有太大意思。下船后就到达了寻宝地点,因为精力放在奖券上的缘故,只是粗略地逛了一下,最后却也只找到了一张“谢谢参与”,后来听说奖券都被最开始到达的人找到了,我也就只能呵呵了。之后在汇合处无聊地逛了四五十分钟就去了河渚街,但是河渚街也并没有什么好看的,到处都是人群,我们逛了逛就走到了出口,同行的zly对于这样的5A级景区表示极度失望。之后就开始下雨了,我和zly撑着伞站在路边不知道干什么,导游没有给任何的指示,直到后来,领队史老师过来问我们浙江别的人都去哪里了,我们才知道他们原来早就坐电瓶车(我开始的时候以为是那种很小的车,后来才发现原来是那种游览车)到集合地点去了,于是我、zly和史老师三人一起去排队,队伍特别长,总算就要轮到我们的时候,就下起了超级暴雨,车就停开了,又过了会儿,我们才到了集合地点,因为下雨,而且大家都觉得很累(我从十二点左右开始就觉得头痛),所以就取消参观博物馆,但是好不容易回到车上后,车竟然不开,一直瞪了四五十分钟,终于有人上车,我们这才出发(听说是2:50),回去后才知道有车一点半多点就开始往回开了,迷迷糊糊应该是睡了一觉吧,同寝室的某人开始抱怨了几句,我们就开始闲扯了,听说这次NOI是北大出题,我很高兴明天的提答并不是Mato出的,更高兴的是我曾经担心的VFK出集合幂级数似乎也不会发生了(VFK应该是去了thu吧?)。但我还是对于明天的难度表示担心,不管是难度是高还是低,对我来说都不是很有利。
      晚饭改到了5点钟开始,我急急忙忙地赶过去却发现没有多少人,慢吞吞地开始吃饭,期间又遇上了lyd。早上我曾经和lyd一起走,从烟水鱼庄一直走到集合处(请原谅我想不起这个地点的名字),期间他对我的体形进行了鄙视(虽然对于这种极其有损我尊严的事情我表示强烈的反对),而且还被他起了一个极其羞耻的外号,我觉得这将会成为我人生中巨大的黑历史(一生的耻辱),我觉得,为了我仅剩的节操和生命安全,我有必要和其保持一定的距离,然而我还是不幸地被他发现TAT然后,我决定了,以后就坚决地叫他“l水d”了。
      在阅览室抢了个位置充电,写了一下游记水了一下群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,看着大家似乎都玩的很嗨,然后我又懒得打代码,于是用手机看了一章小说,突然觉得在阅览室正对着电脑然后用手机看小说不太好,就放弃了。又忽然想起来最近应该会有C8,虽然去年只是去打了个酱油(今年同样打算只是去打个酱油),还是抱着很大的期待的,等NOI结束后一定要记得报个名。
 
Day 4
      早上一开考就懵了,竟然木有提答,再看了一下题目,难度特别高(王宏果不欺我也),仔细地看了一下,发现T2可做的样子,于是就开始坑T2,开始的时候以为要用SAM构建后缀树再DP,然后就打出了SAM,凭感觉应该是对的,然而我似乎只会搞第一问,再加上怕自己打的SAM有错(因为我怎么也构建不出后缀树),就改用后缀数组了,于是打了后缀数组,但是我并不怎么会打(好久没打了,之前也一直都是扒模板),十点钟左右才调好,然后开始打线段树,大概十一点多的时候总算是能够做出第二问了,但是,当我开始处理第一问的时候,发现我第一问的做法有问题,于是就开始坑第一问,一直坑到结束,期间打了一下T1的暴搜,估计能够骗到十几二十分吧,然而,最终还是没能把T2做出来。后来成绩出来了,只有47分,两天加起来的分数都没有别人一天多。
      之后情绪一直都挺低落的,感觉这次考得特别差,有点后悔,我这段时间其实并不怎么努力。但是,也有些释然,或许,我的实力也就只能够这样吧,相比那些早早就开始搞竞赛的大神,相比那些特别努力刻苦的大神,我都有所不如,而且,这样的生活也总算结束了。有时候真心觉得很累,尤其是高二下学期的时候,一直支撑我的信念和激情差不多都燃尽了,甚至有时候我都开始自暴自弃,曾经一度觉得搞OI还不如去好好学习,我和Claris不同,他的激情似乎永远不会燃尽,哪怕是高考前,他每天都会刷题,而我呢,今年并没有做太多的题目,或许,做得题目多点我这次会考得更好点吧。不过结束了就是结束了,再说什么也没有用,还是之后重回文化课吧。
      下午听完讲题,然后是高校宣讲,陈老师也过来听,但是他的浙工大的同学却迟到了(因为堵车),接着就是别人去各个学校签约,我们仨人一起逛了逛,陈老师和他同学还收获了一大波协议。晚上我们三个一起吃完饭后,我总算是回到了寝室,这才知道竟然需要去换协议,顿时有点忐忑,因为我这次考得实在是太烂了,只有胸牌,万一那边不给协议怎么办?然后又开电脑找上次协议的扫描件,好不容易找到了,就去了那边的教室,和教室里的老师聊了一下,没想到刘老师竟然还记得我,他甚至还记得我父母在哪里做生意(虽然他把HE记成了HN),后来就在那里和他聊天,同时在旁边聊的还有黄学长和一个湖南的小哥,顿时各种仰慕黄学长。然后刘老师说是要和我们玩一个小游戏,给我们三个3,要求用初等数学的范畴将其变成11,不能是33/3,三个3必须分开用,想了会儿,没有任何的头绪,黄学长他们还想起了一种“猥琐(刘老师亲语)”的做法,将一个3反过来,和另一个3拼成8,之后你们懂得。最后,刘老师公布了答案,竟然是[tex]\log_{\sqrt{\sqrt{\sqrt{3}}}}3 +3[/tex]。等了会儿有一批人去换协议了,然而由于我的名次太低,还得等下一批,于是和一个安徽的小哥聊了会儿天,又等了会儿就轮到我了,我们一批人十个去了,没想到换协议的老师我也认识,是上次签协议时候来的边老师,他竟然也记得我。
      写好新协议之后,我、陈老师和领队史老师又聊了会儿,这才回到了寝室。
      晚上一切都搞定之后,总算是放松了下来,我们寝室剩下的三个人都不想睡觉,于是开始了闲扯,扯到了晚上12点钟这才睡觉。
 
Day 5
      虽然昨天晚上睡得很迟,但是早上还是六点钟起床了,然后我们仨都懒得起床,拖到了七点多,然后去吃饭,吃完饭之后又回了寝室,说好大家都呆在寝室不出去的,结果先是某人重重地打击了我的脆弱心灵——他去和他妹纸玩了(绝对的阶级敌人,烧烧烧),之后zly也和他父母一起去逛街了,就剩我一人在寝室无聊地看小说,本来也想早点出去走走,但一想到有极大的概率遭到惨无人道的围观(主要是可怕的lyd),于是就不出去了,直到十点多,陈老师说他们快过来了,就去校门口等,期间一大波人出来,对我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和真实伤害TAT
      陈老师和他同学来了之后就把我们带去了浙工大,和jym学长及其父母一起吃完饭之后,我们就出发去了火车站,按照原计划,我们应该是晚上7点钟的火车,但是现在计划改变了(因为我什么牌都没有),本来打算是改签的,然而车票都没有了,只能在火车站的KFC蹭着电和wifi。
 

 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